<th id="ywpbe"></th>

    <nav id="ywpbe"></nav>
    <optgroup id="ywpbe"></optgroup>
    <dd id="ywpbe"></dd>
    <tbody id="ywpbe"><pre id="ywpbe"></pre></tbody>
  1. <li id="ywpbe"><acronym id="ywpbe"></acronym></li>
    <th id="ywpbe"></th>
    <th id="ywpbe"></th><dd id="ywpbe"><pre id="ywpbe"></pre></dd>
    首頁 古代言情

    扶搖而上婉君心

    第十二章 竹韻樓

    扶搖而上婉君心 晚楓無眠 2073 2017-12-27 12:02:49

      “大將軍,那人是如何識得誰是三殿下的,那夜可都是穿著夜行衣,這會不會只是巧合?”冷飛越想越覺得事情可怕。

      如果不是巧合,那么三殿下隨軍的事情已經傳到了云帆國,那到底是何人傳出去的,他想要針對的是三殿下還是想讓大將軍在陛下那里失了心?

      “看樣子不是巧合,你以為朝堂之上真的就是銅墻鐵壁嗎?”段云冷哼一聲,面上帶著一絲憂慮。

      這個泄露之人可能是其他幾位皇子、也可能是后妃、也可能是朝堂之上的某些官員,但現在一切也都只能是猜測。

      至于要針對的是三殿下還是針對他,那就只能拭目以待了,他段云還從來不曾怕過誰!

      唯一要做的就是要保護好三殿下,直到這次戰爭結束,都必須要保護三皇子毫發無傷。

      “傳令下去,暗中派幾個人保護好三殿下?!倍卧评淙坏?。

      “是,屬下告退!”冷飛應聲退下。

      恢復平靜的大帳內靜的可怕,只有燭心偶爾會發出噼啪的一聲爆響,段恒毅呼吸平穩像睡著了一樣,但段云知道,這一切只是假象。

      “嗙!”一聲悶響,掌下的桌子已經四分五裂,碎成了一堆木渣子,強忍到這個時候,待到無人時他這滿腔的怒火才得以發泄出來。

      他站在床前躬身看著昏睡的愛子,眼里難掩痛苦之色,依蒙大夫之言,那詠心荷極為難尋,如今做這諸多安排,也只如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

      若問他后悔獨子參軍嗎,他的答案肯定是否定的,世人皆是血肉之軀,皆是父母所生養,他段云的兒子又比別人多了什么嗎?

      答案是沒有,別人能做得,為何他段云的兒子做不得?一顆拳拳愛國之心要如何報答?唯有馬革裹尸!

      這一夜將軍的大帳沒消停過,接連得到消息的各個將軍紛紛前來探望,眾多長輩也算是看著段恒毅長大的,開朗健談的俊挺少年如今只有半月生機,眾人對云帆國的殺意更深了一層!

      次日清晨得到消息的閔柏衍步履凌亂的跑到大帳外,“大將軍!此事都怪我,您放心,我一定會救恒毅的!”

      聲嘶力竭的啞著嗓子說完又跑回自己的帳篷。

      “賈巖!誰將消息透露給三殿下的,自去領二十軍棍!”

      段云聲音冷凝,昨夜眾人商議好將事情要對三皇子隱瞞,卻不想還是有人多嘴。

      柏衍自幼跟隨他習武,與恒兒除了一份君臣之情,更是多了一份兄弟情,恐怕如今心里會多加自責,不想他知道就是怕他做出魯莽之事。

      要知道如今得了軍功的三殿下,在那眾多皇子中要比之前更加耀眼,而敏妃父家勢力微末,柏衍走到如今這一步實屬不易,萬不能功虧一簣。

      “大將軍!是、是小宴那孩子一早氣哄哄的去找的三殿下,您也知道,我們攔不住他?!辟Z巖在帳外苦著一張臉稟報。

      段云一聽是晏梓河,默然了一下,晏梓河待恒兒猶如兄長,一根筋的孩子又不能打了軍棍,“罰他三頓不能吃飯!”

      而這邊紅著眼眶怒極的閔柏衍回到自己的營帳,馬上修書一封給母妃,讓母妃著人趕緊尋那一味至關重要的詠心荷。

      更要母妃保護好自己,他自己這邊已經有危險逼近,母妃一人在后宮之中恐怕處境會更加艱難。

      看來自己此次隨軍是礙了某些人的眼,閔柏衍咬了咬牙,面上肌肉緊繃,他偏要不如那些人的意!

      而同一時間金陵城里竹韻樓里早早的聚了幾位達官貴人,大清早的喝茶實屬怪異之舉,清幽的單獨小院內只有四人,外面連一個守衛都沒有。

      “大哥,您聽說了嗎?老三的那個跟班可是受傷不輕??!”一位面凈虛白的少年一臉諂笑的給上首的青年斟茶。

      “真是可惜??!不過這次老三搶在咱們前頭貪了這份軍功,可真是讓人心里堵的很!”一位狹長丹鳳眼的青年嘴里嘖嘖嘆息。

      末首的少年像是沒聽見眾人說話一樣,一塊接著一塊的吃著茶點,嘴角上沾了一圈白白綠綠的粉末。

      上首被稱作大哥的青年抿唇笑而不語,面如冠玉的臉上風輕云淡,洗茶、泡茶的動作行云流水,眉眼凌厲的臉上多了幾分儒雅的味道。

      只有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大皇子閔柏涵遠不像表面所現這樣,當真是一位面善心狠之人,殺人不見血也不為過。

      “沒什么事就散了吧,大清早的聚在這茶樓里當真是病的不輕!”閔柏涵喝完手中的茶,啪的一聲將小小的杯子摔出去老遠。

      “嗝!”末首的少年被啪的一聲驚得噎的直打嗝,胡亂的在桌子上抓起一個茶杯咕咚咕咚喝了下去。

      “大哥、嗝,怎么不高興了!”少年一臉懵懂的看看另外兩位兄長。

      “老六還真是像豬一樣,就知道吃吃吃!”面凈虛白的少年,面色不善的把面前的小茶點碟子摔在少年面前,甩著衣袖走了。

      “老六多吃點,不夠二哥這里還有!”丹鳳眼青年笑瞇瞇的推了推碟子,背著手踱步也出去了。

      待他三人都走了個干凈后,這少年才從懷里掏出一方潔白的錦帕,動作緩慢優雅的擦了擦嘴角的渣子,一點不見之前的粗魯貪吃。

      慢悠悠的抿了一口香茗,嘴里嘆息道:“如此好茶,竟無人品嘗,實屬暴殄天物??!”

      “墨雨,扶你六爺回宮,大早上吃撐了,你說這都什么事??!”

      隨著少年的一聲輕喚,遠處的房頂上逆著光飛來一位年歲相仿的翩翩少年。

      “六爺,我們可要出手?”名喚墨雨的侍從一邊扶著閔柏灝,一邊低聲問著。

      “當然要出手,不然這一出戲怎么能熱鬧呢!”閔柏灝哼笑了一聲,仰頭打了一個哈欠,似是還未睡醒。

      “是,屬下清楚了,這一潭水攪得越渾越好,還要讓他們查不出來出于誰人之手,到時候就讓他們狗咬狗!”墨雨越說越興奮,嘿嘿嘿的壞笑了幾聲。

      “我看你們兄弟幾人中屬你最壞,難怪墨風和墨澤每次都被你耍的團團轉!”閔柏灝斜眼睨了一眼墨雨。

    按 “鍵盤左鍵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鍵盤右鍵→” 進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鍵” 向下滾動
    目錄
    目錄
    設置
    設置
    書架
    加入書架
    書頁
    返回書頁
    指南
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