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(yè)

小說(shuō)分類(lèi)

  • 御獸從零分開(kāi)始

    給我加蔥

    玄幻言情連載中212.1萬(wàn)

    睜開(kāi)眼,喬桑發(fā)現自己穿成了初中生。 緊接著(zhù)來(lái)了一場(chǎng)模擬考。 985畢業(yè)她怕了嗎? 她怕了…… 這考的都什么??! 臭臭鰍的最終進(jìn)化形態(tài)叫什么? 人類(lèi)已移民的星球都有哪些? …… …… 歡迎來(lái)到御獸世界。

  • 夫人她馬甲又轟動(dòng)全城了

    靈小哥

    現代言情連載中576.57萬(wàn)

    喬念在喬家生活了18年,親生父母找上門(mén)來(lái),一時(shí)之間,繞城豪門(mén)都知道喬家出了個(gè)假千金! 真千金多才多藝,溫柔善良。 假千金不學(xué)無(wú)術(shù),一事無(wú)成。 所有人都想看她被趕出豪門(mén)后,回到山溝溝過(guò)得有多慘! 喬念也以為自己親生父母來(lái)自漯河縣,是個(gè)一窮二白的窮老師。 誰(shuí)知道哥哥開(kāi)的車(chē)是輝騰,裸車(chē)300萬(wàn)! 親爸教書(shū)的地方在清大,老師還有個(gè)別稱(chēng)是教授! 渣渣們一家跪舔的頂級大佬對著(zhù)她爺爺點(diǎn)頭哈腰… 喬念:? enmm…這和說(shuō)好的不一樣! 脫離一群渣渣,喬念她做回了自己。 高考狀元,直播大佬,非遺文化繼承人…馬甲一個(gè)個(gè)掉,繞城熱搜一個(gè)個(gè)上,渣男渣女渣父母臉都綠了。 黑粉都在嘲:賣(mài)人設有什么用,還不是天天倒貼我哥哥。 喬念:不好意思,我有對象了。 頂流哥哥:@喬念,給大家介紹一下,這個(gè)是我妹妹。 豪門(mén)爺爺:囡囡,那么努力干什么,要啥自行車(chē),爺爺給你買(mǎi)! …… 京市豪門(mén)都在傳妄爺有個(gè)藏在金屋里的老婆,不管別人怎么起哄,從來(lái)不肯帶出來(lái)見(jiàn)人。別問(wèn),問(wèn)就是那句:“我老婆是農村人,怕生?!? 直到某一天,有人看到一向矜貴高冷的妄爺掐著(zhù)個(gè)女生的細腰,把人堵在墻角,眼角赤紅的呢喃:“寶寶,什么時(shí)候給我個(gè)名分?” 【假千金她是真豪門(mén)】 +【雙大佬】

  • 退下,讓朕來(lái)

    油爆香菇

    玄幻言情連載中394.54萬(wàn)

    沈棠在發(fā)配路上醒來(lái),發(fā)現這個(gè)世界很不科學(xué)。 天降神石,百?lài)酄帯?文凝文心,出口成真。 武聚武膽,劈山斷海。 她以為的小白臉,一句“橫槍躍馬”,下一秒甲胄附身,長(cháng)槍在手,一人成軍,千軍萬(wàn)馬能殺個(gè)七進(jìn)七出! 她眼里的癆病鬼,口念“星羅棋布”,蒼天如圓蓋,陸地似棋局,排兵布陣,信手拈來(lái)! 這TM都不能算不科學(xué)了! 分明是科學(xué)的棺材板被神學(xué)釘死了! 而她—— “主公,北郡大旱,您要不哭一哭?” 沈棠:“……” “主公,南州洪澇,您要不多笑笑?” 沈棠:“……”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看著(zhù)被她干掉的十大碗米飯,比臉干凈的口袋,以及一群嗷嗷待哺、不懷好意、整天惹是生非的村民,疑似飯桶轉世、真·靈魂畫(huà)手的村長(cháng)沈棠,不得不放棄心愛(ài)的畫(huà)筆,被迫走上應聘諸侯之路。 PS:已完結種田爭霸文《女帝直播攻略》,休閑慢穿大佬文《大佬退休之后》。

  • 宋檀記事

    荊棘之歌

    現代言情連載中277.9萬(wàn)

    簡(jiǎn)介:從修真界穿越回來(lái)后,我回老家種地開(kāi)直播賣(mài)菜了! 隔壁新書(shū)《災后第六年,我靠發(fā)豆芽攢下農場(chǎng)》正在連載哦! 本書(shū)簡(jiǎn)介:修成金丹渡劫失敗的宋檀回到現代,發(fā)現自己身處連環(huán)車(chē)禍的現場(chǎng),靠著(zhù)恩人救命才死里逃生。 那還有什么好考慮的?不做社畜,回老家種田吧?。?! 靠著(zhù)自己的修仙經(jīng)驗,宋檀打造山水田園,薅野菜,農家飯,掐黃瓜,開(kāi)直播,賣(mài)山珍…… [純種田,真的種田那種] [有男主,戲份不多] 【作者不勤快,不要對爆更有期待】

  • 長(cháng)安好

    非10

    古代言情連載中241.24萬(wàn)

    【隔壁短篇《歲時(shí)來(lái)儀》正在更新中,歡迎大家移步~】 京城那位膽小嬌弱的第一美人不幸落到了人販子手中。 京中眾人搖頭嘆息:這波要完。 千里之外,廢物美人睜開(kāi)眼睛,反手就把人販子給賣(mài)了—— …… 換了芯兒的少女揮霍著(zhù)販賣(mài)人販子得來(lái)的銀錢(qián)回到都城,才發(fā)現昔日的小弟如今都成了大佬,且一個(gè)個(gè)的都把“她”當作女兒養—— 一,二,三,四…… 所以,如今她竟有四個(gè)男媽媽?! …… 本文又名《美強慘女主重生后》《廢物美人她為何突然倒拔垂楊柳》

  • 我曝光前世驚炸全網(wǎng)

    卿淺

    現代言情連載中104.76萬(wàn)

    【甜燃爽+雙瘋批+非遺傳承+家國大義】 夜挽瀾的身體被穿了,穿越者將她的生活變得烏煙瘴氣后甩手走人,她終于重新獲得了身體的掌控權,卻又被困在同一天無(wú)限循環(huán)999年。 無(wú)論她做什么事情,一切都會(huì )重來(lái),被逼成了一個(gè)掌控無(wú)數技能的瘋子。 脫離循環(huán)那天,面對殘局,所有人都笑她回天無(wú)力,直到她的前世今生無(wú)意被曝光—— 夜挽瀾從十丈高處輕功躍下,毫發(fā)無(wú)損 有人解釋?zhuān)核趿送? 夜挽瀾一曲《破陣樂(lè )》,有死無(wú)傷 有人辯白:都是后期特效 夜挽瀾再現太乙神針,妙手回春 有人掩飾:提前寫(xiě)好的劇本 此后,失落百年的武學(xué)秘法、緙絲技術(shù)、戲曲文藝重現于世…… 為她瘋狂找借口的大佬們:…… 能不能收斂點(diǎn)? 他們快編不下去了! · 夜挽瀾忽然發(fā)現她能聽(tīng)到古董的交談,不經(jīng)意間掌握了古今中外的八卦。 【絕對沒(méi)人知道,天啟大典在鳳元寶塔下埋著(zhù)】 次日,華夏典籍天啟大典問(wèn)世。 【我可是寧太祖的佩劍,我不會(huì )說(shuō)太祖的寶藏在哪兒】 隔天,國際新聞報道寧太祖寶藏被發(fā)現。 后知后覺(jué)終于發(fā)現不對勁的古董們:??? 夜挽瀾伸出手:我帶你們回家 · 我神州瑰寶,終歸華夏 新的時(shí)代,她是唯一的炬火 他以生命為賭,賭一個(gè)有她的神州盛世

  • 驚!天降老公竟是首富

    公子衍

    現代言情連載中126.76萬(wàn)

    許南歌結婚了,她自己卻不知道,從天而降的老公竟還是首富! 一個(gè)是見(jiàn)不得光的私生女,從小摸爬滾打,苦苦求生。 一個(gè)是天之驕子,高高在上。 兩人地位天差地別,眾人等著(zhù)許南歌被掃地出門(mén),可等著(zhù)等著(zhù),卻只等來(lái)了首富的一條朋友圈: “老婆,可不可以不離婚?” 眾:?? 【女強,馬甲,霸總,強強對決,1V1】

  • 穿越星際妻榮夫貴

    一見(jiàn)我珍

    玄幻言情連載中522.11萬(wàn)

    穿越到以武為尊的未來(lái)星際,為了避開(kāi)勾心斗角,羅碧隱瞞了自己覺(jué)醒異能的事。 誰(shuí)知有人不長(cháng)眼非要找事,還想搶屬于她的東西。羅碧一怒之下跑去測試,結果嚇人一跳······

  • 侯爺的掌心嬌是朵黑心蓮

    戰西野

    古代言情連載中69.06萬(wàn)

    古醫世家傳承人葉初棠卷了一輩子,將要繼位的時(shí)候意外身亡。 重活一世,她只想當個(gè)咸魚(yú),擺爛一生。 誰(shuí)知開(kāi)局暴擊,父母與長(cháng)兄被刺身亡,留下她和三個(gè)娃。 三弟傷重,四弟昏迷,還有個(gè)奶娃娃嗷嗷待哺。 她掂了掂手里冰涼的窩窩頭,絕望望天,一拖三,這牌爛得不如重開(kāi)。 小奶團拽了拽她的褲腳。 “餓餓?!?葉初棠:“……”起來(lái)干活! …… 葉初棠計劃得很完美,養大幾個(gè)娃娃,她就退休養老。 結果偏偏有個(gè)男人不如她的愿。 “葉二小姐耽擱我這么多年,總該有個(gè)說(shuō)法?!?葉初棠:“6?!?當年賴(lài)在我家門(mén)口不肯走,到頭來(lái)倒成了我的錯? …… 葉家不得了,葉家三郎是當朝狀元,葉家四郎軍功赫赫名震西北,葉家五姑娘商業(yè)版圖遍布天下富可敵國。 唯獨葉家二姑娘,忙著(zhù)養大幾個(gè)弟妹,不知不覺(jué)年歲漸長(cháng),婚事成愁。 直到某日,權傾朝野的定北侯沈延川十里紅妝相迎。 葉初棠沉默良久。 “這次娃你帶?!?

  • 極致心癮

    時(shí)京京

    現代言情連載中75.26萬(wàn)

    黎影結識了不該高攀的三代圈,在紈绔少爺劉懷英猛追求時(shí),她無(wú)路可避。 匆匆一瞥徐家太子徐敬西的姿容,她心蕩神,權力中心可是徐家,唯他能破局。 雪夜,大G車(chē)門(mén)邊,她踮起腳尖,輕攏掌為徐敬西續煙。 男人唇悠著(zhù)煙,朝她傾斜了些,清雋臉孔半低在逆光暗影,煙尖火苗自?xún)扇酥虚g熹微明滅,望見(jiàn)他眼眸淡泊沉靜,一點(diǎn)一點(diǎn)抬起,“你要什么?!? 黎影:“只要你能給的?!? 旁人警醒過(guò):“那位徐敬西,生起高閣,滿(mǎn)身滿(mǎn)骨是深重的權力欲,情對他這樣的人來(lái)說(shuō)都多余,你拿什么跟他賭名份?!? 懂留她在身邊,無(wú)非徐敬西寂寞消遣。 他逢場(chǎng)作戲,她從不圖名份,扭頭離京辦畫(huà)展。 收拾行李剛進(jìn)電梯,徐敬西長(cháng)身立于正中央,食指勾住她前頸間的細骨項鏈,將后退的她一把拉回。 ** 那夜情人節,是三環(huán)內高奢酒店一房難求的日子,有人撞見(jiàn),BVG酒店被徐先生包下。 黎影印象最深的,是男人半跪在床,浴袍松垮,咬住筆帽,手拾勾金筆在她鎖骨邊緣描繪三字瘦金體——徐敬西

  • 度韶華

    尋找失落的愛(ài)情

    古代言情連載中93.21萬(wàn)

    十歲入京,十六歲政治聯(lián)姻,二十守寡撫養兒子長(cháng)大。 年少時(shí)的選擇,在數年后化成一支支利箭,正中姜韶華的眉心。 她悲憤不甘,死不瞑目。 睜開(kāi)眼,重回年少。 她毅然踏上和前世截然不同的路。一步一步,緩慢又堅定地向前,直至權力之巔! 這一世,命運只掌控在她自己手中。 她要這天下,安靜傾聽(tīng)她的聲音。 【亂世基建爭霸女帝】

  • 女尊快穿之妻主是個(gè)寵夫狂

    十月靜好

    古代言情連載中258.91萬(wàn)

    (女尊+快穿+拯救男主+一對一甜寵) 蘇柒若穿書(shū)了,穿到自己正在看的一本女尊小說(shuō)里。 書(shū)中女人主外,封侯拜相,的確一本是爽文中的爽文。 本想快意逍遙成就一番自己的事業(yè),不問(wèn)情事。 可當那個(gè)小可憐兒卑微地跪在她面前低喚道:“妻主……” 蘇柒若還是沒(méi)忍住撲了上去。 罷了罷了,帶個(gè)拖油瓶也挺好的。 沒(méi)事兒寵寵,樂(lè )得自在。

  • 豪門(mén)棄婦不當對照組后躺贏(yíng)了

    冷面若兮

    現代言情連載中88.8萬(wàn)

    孟初沅是豪門(mén)圈里公認的棄婦,老公常年不著(zhù)家,小叔子婆婆一個(gè)比一個(gè)脾氣臭。 別人都笑她過(guò)的不體面,只有孟初沅知道自己過(guò)的多舒坦自在。 有花不完的錢(qián),還不用生孩子。 只是一天,身為黑紅頂流的小叔子把她拉去了田園慢綜。 綜藝開(kāi)播前,作為對照組的孟初沅組以不幸的婚姻和冰冷的叔嫂關(guān)系穩占黑榜第一! 綜藝開(kāi)播后,孟初沅的神顏就直接蓋過(guò)了黑熱搜! 網(wǎng)友們的關(guān)注點(diǎn)開(kāi)始歪了畫(huà)風(fēng)。 豪門(mén)棄婦?有這四十克拉的鉆戒,我也要去當! 叔嫂不和?救命,他們倆擺爛擺的默契十足,簡(jiǎn)直是親姐弟好不好! 婆媳爭執?家庭日孟初沅婆婆的星星眼都快成她老迷妹了! 婚姻不幸?她男人占有欲都快溢出屏幕了,這是假cp我直播吃榴蓮皮!

  • 當病弱少女掌握異獸分身

    寶石巖

    玄幻言情連載中184.15萬(wàn)

    明月城李家是當地赫赫有名的大家族,李家主不僅非常能生,生的孩子還個(gè)個(gè)都很有出息。 大公子天賦異稟,小小年紀就聲名在外,大小姐更是打小就被大能看中并收為弟子。 有長(cháng)兄長(cháng)姐做榜樣,底下的弟弟妹妹們也奮發(fā)圖強,個(gè)個(gè)都是小天才,只有長(cháng)月聲名不顯。 長(cháng)月先天體弱,從小身體就不好,甚至走兩步都要咳三聲,所以她在家里幾乎沒(méi)有存在感,李家上上下下也沒(méi)有人對她抱有期待。 然而只有長(cháng)月自己知道…… 距離明月城萬(wàn)里之外的海域里,一條滔天巨蟒正在海底肆意舒展自己如山如岳的身軀。 多年后,人們才知道,明月城清冷如仙的城主是她,萬(wàn)妖帝朝威壓十三州的女帝是她,大周權勢滔天的帝師是她,隱仙派圣手回春的圣主是她,威名赫赫的魔女提燈還是她! 注:本書(shū)無(wú)CP!

  • 驚!小作精在極限綜藝靠作死爆紅

    明疏

    現代言情連載中153.76萬(wàn)

    盛鳶看了本言情小說(shuō)。 書(shū)里的冷清男二,童年悲慘,被未婚妻當工具人,得不到女主芳心。 盛鳶痛心疾首:放開(kāi)他!讓我來(lái)! 然后她就穿書(shū)成了美強慘男二作天又作地的未婚妻。 — 盛鳶是娛樂(lè )圈出了名的毒瘤女星。 參加極限綜藝前,群嘲:笑死,手無(wú)縛雞之力的花瓶,手不能提肩不能扛也能來(lái)參加?帶資進(jìn)組的吧! 綜藝一期后,震驚:臥槽!三十個(gè)黑衣人被她當場(chǎng)跑廢?臥槽!十米高的空投包說(shuō)中就中?臥槽!密碼箱一猜一準? 導演組瘋了!觀(guān)眾也瘋了! 爆紅后的盛鳶哭唧唧表示:我只想簡(jiǎn)簡(jiǎn)單單攻略個(gè)崽崽然后回家。 崽崽冷笑:你想回哪里?

  • 咸魚(yú)一家的穿書(shū)生活

    宅女日記

    古代言情連載中176.76萬(wàn)

    一家三口穿書(shū)后,發(fā)現這本古早文的主角正是原身大伯。 他們是扒著(zhù)大伯喝血,早早被分家,在全文末尾被拉出來(lái)遛一遛活的有多慘的陪襯小透明。 此時(shí),劇情正走到堂姐被人壞了名聲,大伯上門(mén)說(shuō)理被打傷,地里的麥子再不收就要鬧荒,他們不但手里沒(méi)有一個(gè)大子兒,閆老二還欠了二十兩的賭債…… 一籌莫展之際,【扶持交易平臺】喜從天降。 扶持交易平臺:連通多個(gè)維度,旨在幫助生存艱難的用戶(hù),力克時(shí)艱,共渡難關(guān)。 對對,我們貧著(zhù)呢! 一家三口:等待接受命運安排的分家,自力更生,努力活下去。 卻不想,大伯他,重生了?。?! 一番思量,決心護住全家,走上一條截然不同的路。 現實(shí):啥?不分了?

  • 名門(mén)第一兒媳

    冷青衫

    古代言情連載中264.15萬(wàn)

    他說(shuō):我們可以合離。 她說(shuō):不,我要做你父親的兒媳! 一切塵埃落定,她終于在改朝換代的山河震蕩中保全了一家老小。 秦王妃:殿下,我們可以合離了? 秦王:你休想~! PS:大唐架空背景~ 【能文能武沒(méi)落士族大小姐VS老爹讓我疼媳婦之霸道秦王】

  • 重生年代大院嬌媳美又颯

    春光滿(mǎn)園

    現代言情連載中93.64萬(wàn)

    一朝穿越,云依成了與自己名字同音的‘戀愛(ài)腦’小可憐楚蕓一。 原主不僅被人算計了工作,還被人哄騙著(zhù)報了名,準備要下鄉。 無(wú)意間發(fā)現說(shuō)喜歡自己的人,竟然背著(zhù)她與別人私會(huì ),才明白原來(lái)一切都是他們的算計。 失魂落魄時(shí),又接到爺爺出事的消息,一時(shí)心灰意冷,香消玉損在了靈堂之上。 云依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,雷霆手段奪回工作,讓算計原主的一家人,成了人人喊打的過(guò)街老鼠。 還順手把看不上原主的娃娃親給退了,我呸,將來(lái)還不知道是誰(shuí)看不上誰(shuí)呢? 看著(zhù)無(wú)意間得來(lái)的金手指,她在心中感嘆:塞翁失馬焉知非福。 至于尋親? 還是順其自然吧,她可不想給自己找一堆祖宗回來(lái),孤女這身份就挺好。 第一次見(jiàn)面,被男人拋來(lái)的籃球砸出了鼻血...... 第二次見(jiàn)面,被人誤會(huì )是同伙,兩人默契合作,逃出生天........ 第....N次見(jiàn)面,差點(diǎn)成了男人的解藥,這都是什么孽緣......... 然一副雙面繡,讓大院里公認淡溥寡欲、不近女色的霍四少為她瘋、為她狂,為她哐哐撞大墻。 大院里的人誰(shuí)不說(shuō)一聲霍四少大義,卻不知他為家族犧牲也只是障眼法,為的就是能光明正大守在她身邊。 小女人靠在他肩上嬌聲委屈道:她們都不喜歡我,還說(shuō)我是狐貍精,耍了手段才勾引了你。 對那些傷害、算計過(guò)她的人,霍四少霸氣表示:零容忍。 用實(shí)際行動(dòng)讓她們‘啪啪’打臉。 她就是爺的逆鱗! 三世情緣寵妻狂魔上線(xiàn)!

  • 小祖宗腰軟心野,薄爺淪陷了!

    糖棠君

    現代言情連載中221.49萬(wàn)

    “薄太太,你老公身心健康,暫時(shí)沒(méi)有分居的打算?!? 渣男和親妹聯(lián)手背叛,南嬌嬌扭頭就嫁給別人。 從此被寵得無(wú)法無(wú)天。 “先生,太太把您白月光給揍進(jìn)醫院了,您是去醫院還是去警局撈人?” 薄晏清眼皮一抬:“又撈?” “先生,太太把前夫哥的公司給整跨了,想求您幫幫忙?!? 薄晏清眉頭一皺:“前夫什么哥?你重新說(shuō)?!? “先生……” 薄晏清嚯的站起來(lái),直接往家趕。 他的小妻子欠教育,實(shí)在欠教育! 當晚卻是他被虐得起不來(lái),抱著(zhù)她哄:“你乖一點(diǎn),捅天大簍子我給你兜著(zhù),只要你別跑?!? “你愛(ài)的又不是我,我干嘛不跑?!? “誰(shuí)說(shuō)我不愛(ài)的,我他媽愛(ài)死你了!” 燕遲曾評價(jià)南嬌嬌揍人,“腿挺長(cháng),腰細?!? 難怪薄爺寵得快上天了。 嬌嬌會(huì )撒嬌,薄爺魂會(huì )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