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(yè) 現代言情

撿到大佬后我馬甲掉了

展開(kāi)

撿到大佬后我馬甲掉了

作者: 恍若晨曦 更新時(shí)間: 2023-08-31 00:01:56

已完結 公眾 VIP 現代言情都市生活

陸有希從村姑到林氏集團總裁,兢兢業(yè)業(yè)到38歲過(guò)勞死,死前才知道自己那廢物丈夫給自己戴了綠帽子,還在外有了孩子。再次醒來(lái)重回18歲,面對重男輕女尖酸刻薄的爺奶,老實(shí)本分卻愚孝的父親,軟弱好欺但疼愛(ài)兒女的母親,被自己冷待卻仍舊愛(ài)她的弟弟。
陸有希這輩子要帶著(zhù)家人擺脫那些吸血的親戚,讓弟弟擺脫殘疾的命運,遠離廢物前夫,換個(gè)活法。
沒(méi)想到,這次沒(méi)了廢物前夫,竟然在路邊撿到一個(gè)來(lái)頭更大的。
廢物前夫:“陸有希,你那丈夫一個(gè)村夫,連大學(xué)都沒(méi)考上,你跟他在一起有什么好日子過(guò)?!?br>話(huà)音剛落,一輛賓利停在陸有希身旁,司機下車(chē)躬身:“夫人,家主等您回家吃飯?!?br>“那個(gè)車(chē)牌號,是周家的車(chē)!”
“那是周家家主的車(chē)?!”
“他剛叫陸有希夫人?”
周家家主,村夫?
開(kāi)什么玩笑!
*
帝都二代圈。
“聽(tīng)說(shuō)晏哥帶了一個(gè)村姑回來(lái)?”
“還有說(shuō)那個(gè)村姑是晏哥媳婦兒的,你說(shuō)好笑不好笑?”
管家:“家主,夫人回來(lái)了?!?br>富二代1號:“京大才女,陸有希?”
富二代2號:“A股傳說(shuō)Hope神!”
富二代3號:“爹!”
周殊晏:“認識一下,我妻子,陸有希?!?

免費試讀 加入書(shū)架 去APP,免費暢讀

最新章節

作品互動(dòng)區

大大已收到0個(gè)禮物禮物寫(xiě)的好棒,送個(gè)禮物~!

  • 99小說(shuō)幣

    鮮花

  • 520小說(shuō)幣

    咖啡

  • 1314小說(shuō)幣

    鉆石

  • 6666小說(shuō)幣

    豪車(chē)

  • 10000小說(shuō)幣

    房子

  • 233小說(shuō)幣

    刀片

推薦票本周票數

0

還沒(méi)有收到推薦票,期待你的鼓勵

投推薦票

月票本月票數

我的迷妹等級

還沒(méi)人支持Ta·快來(lái)做第一人

白金

恍若晨曦

  • 作品總數

    14

  • 累計字數

    2079萬(wàn)

  • 創(chuàng )作天數

    4033

其他作品

  • 氪金養到真權臣后,她被反撩了

    蘇錦時(shí)無(wú)意中玩了一個(gè)戀愛(ài)養成游戲,男主逼真又帥氣,喘的還好聽(tīng)。 蘇錦時(shí)戳戳沈拾瑯的臉:“這就是養帥哥的快樂(lè )嗎?” 沈拾瑯:“什么人裝神弄鬼!” 蘇錦時(shí):“不禮貌,叫我主人?!?沈拾瑯:“呵?!?沈拾瑯受傷要買(mǎi)藥。 蘇錦時(shí):“買(mǎi)!” 給他擦藥順便摸一把胸肌。 沈拾瑯飯食沒(méi)營(yíng)養。 蘇錦時(shí):“買(mǎi)!” 順便摸一下他的嘴角。 沈拾瑯沒(méi)有新衣。 蘇錦時(shí):“買(mǎi)!” 順便看他更衣,摸一下腹肌。 直到她在商城花重金買(mǎi)了一扇傳送門(mén),直接傳送到了沈拾瑯懷里。 沈拾瑯解開(kāi)衣襟:“摸啊,你怎么不摸了?” * 沈拾瑯生平最恨鬼神之說(shuō),偏身負滅族之仇,寄人籬下,只有一女鬼陪伴左右。 被人污蔑時(shí)信他,被人圍攻時(shí)護他,被人下毒時(shí)救他。 他自己都不相信有一天他會(huì )跪遍大熙寺廟,不惜以己身血祭只為見(jiàn)她一面。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種田養崽:惡毒女配被全家爭著(zhù)寵

    穿成書(shū)中以為男主戰死,后來(lái)爬別人床被亂棍打死的炮灰原配。 老公不在家,不用生娃還有侄子侄女免費rua,李慕慕開(kāi)心到飛起! 村里人:“她男人死了,大嫂潑婦,二嫂算計,李慕慕等著(zhù)在家被欺負死吧?!?顧家大嫂在門(mén)口殺雞:“慕慕教孩子讀書(shū)太辛苦,得給她好好補補?!?村里人:“李慕慕成天好吃懶做,也不知下地干活!” 顧家二嫂抱了一匹布回來(lái):“粗活我來(lái)做,正好這匹布給慕慕做兩身新衣裳?!?鰥夫挑撥:“李慕慕一個(gè)寡婦,天天穿的花枝招展,小心她在外面偷漢子?!?大侄女叉腰:“呸!你家里沒(méi)有鏡子也有尿,追求我三嬸不成出來(lái)造謠,惡心!” 大侄兒連夜翻墻把每家的茅廁門(mén)釘死:“欺負我三嬸,憋死你們!” 小侄兒敲開(kāi)李大嬸的家門(mén):“再說(shuō)我三嬸的壞話(huà),我就把李大叔偷偷在樹(shù)下埋了五十文錢(qián)的事說(shuō)出來(lái)啦!” 當晚,李大叔的哀嚎響遍全村。 公婆拉來(lái)李慕慕:“慕慕,你還年輕,我們給你出嫁妝,再給你找戶(hù)好人家嫁了吧?!?李慕慕:“爹娘,我不嫁人,一輩子守著(zhù)相公的排位。你們就把我當女兒吧?!?男主以后是大將軍,她主動(dòng)退位當大將軍的妹妹,不打擾男女主相遇,從此混吃躺平,真是做夢(mèng)都能笑出來(lái)。 剛走到家門(mén)口的顧尚卿:“娘子她好愛(ài)我?!?/p> 加入書(shū)架

  • 驚!揍了秦爺后他每晚來(lái)饞我

    穿越成一個(gè)生母早逝、繼母算計,被親爸扔到村里的炮灰。 姜尋表示不慌,她向來(lái)以德服人。 小偷:別打了,我轉行。 混混:別打了,我還錢(qián)。 * 姜家宴會(huì ),賓客看她笑話(huà):“聽(tīng)說(shuō)養在鄉下11年,一身土氣。我要是姜家,絕不讓她出來(lái)丟人?!? 姜父:“你跟在母親身后,不要說(shuō)話(huà),以免出丑?!? 繼母:“秦家之主秦慕楓,風(fēng)光霽月,不近女色,你別妄想攀附?!? 姜尋剛問(wèn)完秦慕楓是哪個(gè),轉頭就被男人堵在墻角。 姜父震驚:“姜尋你為什么被秦慕楓抱在懷里!” 人人皆知商界大佬秦慕楓冷漠無(wú)情,手段狠辣。 男人誤以為是她故意設計,目光冷厲,“我對小女孩兒不感興趣?!? 姜尋一腳踹過(guò)去,“我對腦子有大病的老男人也不感興趣!” 敢對秦慕楓又打又罵,所有人都覺(jué)得姜尋完了。 結果在一次直播綜藝,大晚上網(wǎng)友見(jiàn)姜尋打開(kāi)被敲響的房門(mén),傳聞中冷漠刻薄的秦爺一臉委屈的站在門(mén)口。 “我錯了,求你對我感興趣?!? “我年紀不大,體力超好,配你正好?!? 眾人大驚! 說(shuō)好的不近女色呢??? 后來(lái),秦慕楓轉動(dòng)無(wú)名指間戒指,撩人低笑,“不近女色,但進(jìn)了姜尋,色令智昏?!?/p> 加入書(shū)架

  • 你有家啦

    “萬(wàn)物俱有形,甲骨會(huì )說(shuō)話(huà)?!?征文主題:家。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滿(mǎn)級大佬穿成炮灰女配

    小雪蓮精談墨眼看就要化形卻被人摘走,轉世投胎成談家備受寵愛(ài)的小女兒。直到她發(fā)現,自己竟成了前世從師尊的世間鏡中看到的那個(gè)悲催炮灰,被綠茶表妹當做嫁給魏刻禮的踏腳石后,更被害慘死。父母一夜白頭,三個(gè)哥哥為她報仇反落得身敗名裂,下場(chǎng)凄慘。 但這輩子既然有她在,誰(shuí)都別想傷她家人分毫! 談墨:跟我玩兒綠茶?今兒就讓你見(jiàn)識見(jiàn)識滿(mǎn)級大佬的茶藝! 記者:魏少,您最欣賞您夫人哪一點(diǎn)? 魏至謙:善良可愛(ài),好清純不做作。 記者:談導,您的新片被觀(guān)眾奉為神作,您是怎么創(chuàng )作出這么牛的劇本的? 談大哥:沒(méi)有沒(méi)有,劇本其實(shí)不是我寫(xiě)的,只是她要低調,不肯署名。 記者:談天王,您的新歌已經(jīng)問(wèn)世,立即橫掃全球榜一,詞曲創(chuàng )作簡(jiǎn)直神了。 談二哥:哪里哪里,詞曲其實(shí)是一個(gè)對我非常重要的人創(chuàng )作的,要是沒(méi)有她,根本沒(méi)有這首歌的成功。但她低調,不肯署名。 記者:談畫(huà)家,您這幅畫(huà)一問(wèn)世就被拍出了十位數的天價(jià),不知道靈感源自哪里? 談三哥:都是因為她。 記者:…… 談大哥、談二哥、談三哥:妹妹從來(lái)都是這么幫我們,不求回報。 魏至謙:談墨這么單純,沒(méi)有我的保護,她還不得被那些綠茶白蓮欺負死啊。 眾人:摔!到底誰(shuí)欺負誰(shuí)??!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萌寶來(lái)襲:爹地,回家吃飯

    趙家太子爺拿著(zhù)一部舊手機逼近葉緋:“這是五年前,你落在我那兒的,還想不認賬?” 五年前她被算計懷孕,可葉緋做夢(mèng)也想不到,兒子他爸竟然是國民級男神。 父親懦弱,母親算計,姐姐陷害? 這都不是事兒! 趙顧深:“他們想要的,我全都給你,嫉妒死他們?!? 葉緋被對手抹黑? 趙顧深:“封了對方賬號?!? 不服?忍著(zhù)! 葉小陌:“霸霸,王梓帥說(shuō)我是沒(méi)有爸爸的野孩子?!? 王家破產(chǎn)后,趙顧深轉頭問(wèn)葉緋:“你到底什么時(shí)候讓我轉正?” 葉緋:“認識你之后,我就好像開(kāi)了掛,事事如意?!? 趙顧深:“沒(méi)錯,我就是那個(gè)掛?!? 美食文,男女主雙潔1V1,女主很強很剛,男主寵寵寵。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韓先生情謀已久

    “收留我,讓我做什么都行!” 前世她被繼妹和渣男陷害入獄,出獄后留給她的只剩親生母親的墓碑??粗?zhù)渣男賤女和親爹后媽一家團圓,她一把大火與渣男和繼妹同歸于盡。 再醒來(lái),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,她果斷跳窗爬到隔壁,抱緊隔壁男人的大長(cháng)腿。 卻沒(méi)想到,大長(cháng)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讓她遙不可及的絕色男神。 這一次,她一定擦亮眼睛,讓那些欠了她的,統統都還回來(lái)! “韓少,另一條大腿也能給我抱一抱嗎?” “其實(shí)我整個(gè)都是你的要不要?” “……” “韓少,來(lái)人自稱(chēng)是夫人的妹妹?!? “打出去?!? “韓少,聽(tīng)說(shuō)夫人這部劇的男二號是她前男友,夫人要毀約?!? “撤資,不拍了?!?/p> 加入書(shū)架

  • 腹黑老公,早上好

    外人以為楚少高冷面癱,卻不知他幼時(shí)一場(chǎng)綁架,夜夜噩夢(mèng)。直到遇到顧念…… * 他知道她心里住著(zhù)一個(gè)人,即使那個(gè)人再也不會(huì )回來(lái),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人趕走,讓她的心房換個(gè)房客??珊髞?lái)那個(gè)本應已經(jīng)死去的人回來(lái)了…… 他凄慘的說(shuō):“顧念,我好像無(wú)家可歸了?!? 卻見(jiàn)顧念指著(zhù)心窩:“當初你住進(jìn)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我與你簽的是終身居住協(xié)議?!? 他笑。 * 內心自帶彈幕的面癱BoyVS元氣警花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愛(ài)終有晴天

    我最害怕的事,是你最終嫁給了別人?!嘁莩? XXXX 他是天之?huà)蓪?,從出生就注定了尊貴,要為萬(wàn)人所捧。 她是市井平民,最厭惡的就是天之?huà)蓪?,他們奢靡,他們無(wú)心,有多遠她就躲多遠。 “簽了它,你就是相太太。走到哪人都得像捧祖宗一樣的捧著(zhù)你,過(guò)去難為過(guò)你的,背叛過(guò)你的人都得看你的臉色。我可以幫你毀了你的未婚夫,毀了你想要毀掉的一切?!彼呀Y婚協(xié)議書(shū)放到她的面前。 她簽了協(xié)議,丟了心。 XXXX “相逸臣,我可先告訴你了,如果你背叛我,我會(huì )讓你失去的更多,更多,會(huì )讓你一輩子都不得安寧的?!币炼餍χ?zhù)說(shuō)出只有她知道,那是認真無(wú)比的誓言。 最終誓言化成鮮血,背叛的刀子刺入她的身體。 “契約結束,咱們好聚好散?!彼柯断訍?,將離婚協(xié)議甩給她,讓她帶著(zhù)殘破的心離開(kāi)。 再見(jiàn)面,他不再萬(wàn)人景仰,她俯看他視若云泥。 他抓著(zhù)她的手:“伊恩,嫁給我吧?!? 她嫌惡的甩開(kāi)他,偎進(jìn)未婚夫的懷抱:“你早已失去了資格?!? XXXX 當他以為所有都幻化成風(fēng),再也抓不回時(shí)。 “爹地!”機場(chǎng)中,小娃軟聲軟語(yǔ)的叫。 他激動(dòng)地回頭,望著(zhù)那張虎頭虎腦,卻似曾相識的臉。 “睿睿,跟你說(shuō)多少遍了,別亂認爹地,會(huì )讓人誤會(huì )的!”伊恩抱起兒子。 “我沒(méi)有亂認啦!媽咪,爹地從那邊過(guò)來(lái)啦!” 卻見(jiàn)另一個(gè)男人噙著(zhù)笑,抱著(zhù)兒子,擁著(zhù)她,與他似陌生人般,擦肩而過(guò)。 XXXX 這是一個(gè)誰(shuí)比誰(shuí)更賤的問(wèn)題—— 薛凌白:心里不痛快,就想往桿子上撞。 伊恩:哪有自己往桿子上撞的! 薛凌白:如果再來(lái)一次,我還撞! 伊恩:…… …… 相逸臣:伊恩你打我吧!你抽我吧!我樂(lè )意! 伊恩:相逸臣,沒(méi)想到啊,你也有上趕著(zhù)犯.賤的時(shí)候! 相逸臣:對你我賤的心甘情愿。 伊恩:…… XXXX 新坑: 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386993/《四神集團③:老公,滾遠點(diǎn)》寧婉VS蕭云卿 全本: 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60894/《四神集團①:首席總裁的逃妻》童若VS冷少辰 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244239/《垂簾聽(tīng)政:24歲皇太后》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北城如初

    林初交往了四年的男朋友,突然成為了林家千金、她名義姐姐的未婚夫。 “林初,既然已經(jīng)分手了,今后我希望你能避嫌,咱們好聚好散,別在今天搗亂,讓大家都不痛快?!庇喕檠缟?,程子銘把她拉到角落警告。 “真好,你們不痛快了,我就痛快。程先生,我祝你們百年好合,斷子絕孫?!绷殖跛κ洲D入洗手間。 洗手間內尖聲四起,紛紛逃竄。 燕北城將男廁的門(mén)在她背后關(guān)上,“你不能看了他們的,不看我的,這叫雨露均沾?!? 林初:“……” 有人耍流.氓,還有沒(méi)有人管管了? 于是這一天,林初24歲的時(shí)候,第一次遇見(jiàn)了燕北城……的…… * 林初說(shuō)她第一次遇見(jiàn)燕北城是在她24歲的時(shí)候。 燕北城說(shuō)他第一次遇見(jiàn)林初是在他15歲的時(shí)候。 林初:“我被背叛過(guò),所以絕不會(huì )讓你受那種苦,跟了你,我一定三貞九烈,絕不出墻?!? 燕北城:“……” 燕北城:“我被遺忘過(guò),那小沒(méi)良心的號稱(chēng)自己三貞九烈,絕不出墻?!? 林初:“……” * 本書(shū)又名《我老公喜歡遛鳥(niǎo)》,《我從未見(jiàn)過(guò)如此厚顏無(wú)恥的總裁》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我愿傾我所有去愛(ài)你

    8歲,她一夜之間成了孤兒,被他帶回家,予名衛然。 18歲,她靜坐著(zhù),抬頭看他走近。 “解開(kāi)它?!彼钢缸约翰弊由洗虺珊Y的緞帶。 “你說(shuō)要給我生日禮物……”她一臉疑惑。 * 翌日,被家人目睹他們糾纏,他卻翻臉控訴,“為了嫁給我,你連臉都不要了,我成全你!” 當眾人離開(kāi),他卻重露笑容:“小然,我說(shuō)過(guò),你跑不了,一輩子都得是我的?!? * “真沒(méi)想到,你竟然還能在他身邊呆的下去?!迸藧憾镜恼f(shuō),“你大概不知道父母是怎么死的吧?” 當父母死亡的真相呈現,他只是輕撫她被他親手扭斷的腳踝,柔柔的笑:“小然,我說(shuō)過(guò)你跑不了,怎么就是不聽(tīng)呢?” * 衛子戚,你殺了我的父母,毀了我的初戀。 我生,你毀我婚姻。我逃,你斷我手腳。如果我去死呢? 他舔著(zhù)她的喉嚨:那我就跟著(zhù)你死,死后,我倆合葬。 * 簡(jiǎn)介暫時(shí)就是這樣了(我無(wú)能,我有愧,大家都知道我簡(jiǎn)介寫(xiě)的一向不咋地) So,大家看文吧,藍后順便點(diǎn)擊下方【加入書(shū)架】噻,愛(ài)你們喲~~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喜歡你暗戀我

    她是齊家二公子的未婚妻,家里破產(chǎn),婚約作廢,她終于可以去追求自己所愛(ài)! 然而…… “簡(jiǎn)逸,我喜歡你?!遍T(mén)外,她低頭羞澀告白。 “乖,別鬧。我都準備好了,你卻告訴我你喜歡別的男人?”門(mén)開(kāi),齊承之雙手環(huán)抱,呲牙咧嘴。 * 她以為永遠都不會(huì )再回到那個(gè)矜貴的圈子,卻又被他一手拉入。 “宋羽,現在是我準媳婦兒?!泵鎸胰瞬簧频哪樕?,他如是說(shuō)。 “……”家人無(wú)語(yǔ)。 “肥水不流外人田嘛?!彼终f(shuō)。 “……”她無(wú)語(yǔ)。 * 破產(chǎn)多年后第一次相見(jiàn),他救她于一眾不懷好意的奚落嘲諷。 第二次相見(jiàn),是因人生中第一單大工程,他是她必須討好的大Boss。 她以為這個(gè)腹黑的男人對她只是一時(shí)無(wú)聊的追逐,她從不敢在他身上彌足深陷。只是當兩人牽牽絆絆,一顆心早已不是她能掌控。 她不知道,她心中藏了一個(gè)竹馬,而她卻是他心中所藏的青梅。 花開(kāi)那年,他握著(zhù)她的手,教她寫(xiě)下人生中最先學(xué)會(huì )的兩個(gè)字,不是她的名字,而是…… * “承之,今天談生意,張總太太拉我打麻將,我不好意思贏(yíng),就輸了她一萬(wàn)?!彼斡鸷芗m結。 “下次把這支票本撂桌上,讓她別小家子氣的一張張的人民幣算?!饼R承之說(shuō)。 “那下次我爭取贏(yíng)套房子回來(lái)?!彼匆谎壑鄙系臄底?。 “我看好你喲~”笑瞇瞇,抱著(zhù)親一口。 * 某女甲:“承之哥,她今天態(tài)度特別不好,多給齊家丟人??!” “我慣的?!饼R承之面不改色。 某女甲:“……” * 某女甲:“承之哥,作為你的妻子她什么都不干,還讓你伺候她,也太不像話(huà)了!” “我寵的?!饼R承之面露不耐。 某女甲:“……” 于是,兩人一直過(guò)著(zhù)沒(méi)羞沒(méi)臊的日子。 * 這是一個(gè)狼把竹馬踹,繞床弄青梅的故事。 * 是《四神集團》的延續,前面的人物也都會(huì )出場(chǎng)哦,大家不要大意的收藏吧,請戳下方【加入書(shū)架】~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  • 垂簾聽(tīng)政:24歲皇太后(全本)

    大婚前日,為了那個(gè)自己無(wú)力抗拒的男人,她用計把恩師迷暈。 大婚當日,鳳冠霞披,一入宮門(mén),皇帝便棄她而去,只留下一個(gè)8歲的皇子和那有名無(wú)實(shí)的皇權。 而她,也成了宮中無(wú)人不敢談之的笑柄。 為了自保,為了幼小的皇帝,她開(kāi)始虛與委蛇,踏入權力傾軋。 …… 飄逸若仙的師父站在沖天火光前淺淺淡笑:十步殺一人,千里不留行,涼兒,這些敵國將領(lǐng)的尸體,是我給你的禮物。 她揮袍斷袖,對著(zhù)那張絕望的臉:從此我們斷情絕義,便如此袖,從此天人兩隔,永不相見(jiàn)! ========= ===============XXXX===============

    加入書(shū)架

更多迷妹周榜

  • 1

    潘朵拉的魔盒99

    80 迷妹值

  • 2

    Tilamisu

    31 迷妹值

  • 3

    小白1997

    4 迷妹值

更多迷妹總榜

  • 1

    滄海蝴蝶思無(wú)邪

    7,607 迷妹值

  • 2

    阿君_160222

    6,493 迷妹值

  • 3

    大皇蜂

    6,067 迷妹值

  • 4

    胖姬媽咪

    6,031
  • 5

    緋緋耶

    5,996
  • 6

    taiyang9826

    5,666
  • 7

    辣姜酸醋

    5,605
  • 8

    AloneCY

    5,575
  • 9

    迷戀秋天

    5,519
  • 10

    fengling107

    5,480

同類(lèi)推薦

  • 花戎原著(zhù)小說(shuō):誤長(cháng)生

    林家成

    在魏國賤民唯一一次前往上界,經(jīng)受鑒鏡鑒相時(shí),鑒鏡中出現了天地始成以來(lái),傳說(shuō)中才有的那只絕色傾城的獨鳳,所有人都在為魏相府的三小姐歡呼,樣貌平凡的我納悶地看著(zhù)手,如果沒(méi)有看錯的話(huà),在鑒鏡從我身上掃過(guò)的那一息間,鑒鏡中的鳳凰,與我做著(zhù)同一個(gè)動(dòng)作……

  • 媚婚之嫡女本色

    靈琲

    陌桑穿越了,穿越到歷史上沒(méi)有記載的時(shí)空,職場(chǎng)上向來(lái)混得風(fēng)生水起的白領(lǐng)精英,在這里卻遇上讓她恨得咬牙切齒的克星,高冷男神——宮憫。

  • 回到九零,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

    肥媽向善

    回到一九九六年,老謝家的女兒謝婉瑩說(shuō)要做醫生,很多人笑了。 “鳳生鳳,狗生狗。貨車(chē)司機的女兒能做醫生的話(huà)母豬能爬樹(shù)?!?“我不止要做醫生,還要做女心胸外科醫生?!敝x婉瑩說(shuō)。 這句話(huà)更加激起了醫生圈里的千層浪。 當醫生的親戚瘋狂諷刺她:“你知道醫學(xué)生的錄取分數線(xiàn)有多高嗎,你能考得上?” “國內真正主刀的女心胸外科醫生是零,你以為你是誰(shuí)!” 一幫人紛紛圍嘲:“估計只能考上三流醫學(xué)院,在小縣城做個(gè)衛生員,未來(lái)能嫁成什么樣,可想而知?!?高考結束,謝婉瑩以全省理科狀元成績(jì)進(jìn)入全國外科第一班,進(jìn)入首都圈頂流醫院從實(shí)習生開(kāi)始被外科主任們爭搶。 “謝婉瑩同學(xué),到我們消化外吧?!?“不,一定要到我們泌尿外——” “小兒外科就缺謝婉瑩同學(xué)這樣的女醫生?!?親戚圈朋友圈:…… 此時(shí)謝婉瑩獨立完成全國最小年紀法洛四聯(lián)癥微創(chuàng )手術(shù),代表國內心胸外科協(xié)會(huì )參加國際醫學(xué)論壇,發(fā)表全球第一例微創(chuàng )心臟瓣膜修復術(shù),是女性外科領(lǐng)域名副其實(shí)的第一刀! 至于眾人“擔憂(yōu)”的她的婚嫁問(wèn)題: 海歸派師兄是首都圈里的搶手單身漢,把qq頭像換成了謝師妹。 年輕老總是個(gè)美帥哥,天天跑來(lái)醫院送花要送鉆戒。 更別說(shuō)一堆說(shuō)親的早踏破了老謝家的大門(mén)……

  • 春夜纏吻

    傅五瑤

    (年上雙潔,高嶺之花下神壇。) 2021 年夏,江檀初遇周應淮。 男人扯著(zhù)她的手腕,把她拉到陰涼角落,“江檀,捷徑就在這里,你走不走? 江檀聞言,抬頭看他。 江檀愛(ài)周應淮。愛(ài)他眉眼矜淡,笑意淡漠,愛(ài)他永遠冷靜,從不動(dòng)心??蛇@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誠意,卻是心照不宣的交換。 偏偏也是江檀,背棄規則選擇動(dòng)心,大雪滿(mǎn)肩,她聲線(xiàn)也曠涼:“周應淮,不要喜歡,要愛(ài)?!? 男人眉眼寡淡,難得認真:“檀檀,我根本沒(méi)有這東西?!? 她在雪夜離開(kāi),周應淮沒(méi)有說(shuō)半字挽留,燈火卻亮了一整夜。 2023 年夏,江檀創(chuàng )業(yè)初具雛形,而從前低調的男人出席各式會(huì )議,占據頭版頭條,身家顯赫,美色惑人。 江檀看著(zhù)他眼角的淚痣,指尖輕點(diǎn)屏幕,心口一窒。 會(huì )議桌上重逢形同陌路,江檀和他的下屬交鋒,節節敗退。男人高居主位,冷眼旁觀(guān)。 會(huì )議結束,江檀咬著(zhù)牙收拾,周應淮眉眼微抬,語(yǔ)調平淡,“江檀,好久不見(jiàn)?!? 江檀走得頭也不回。 終于,洋山港觥籌夜色,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,周應淮咬著(zhù)煙漫不經(jīng)心走來(lái),手里拿著(zhù)高跟鞋。 眾目睽睽,最淡漠的男人彎腰替她穿鞋。 而她聲線(xiàn)哽咽,“周應淮,你又不愛(ài)我,干嘛來(lái)我夢(mèng)里?” 男人眼神晦暗,半響,輕輕說(shuō):“檀檀,那我在夢(mèng)里給你放個(gè)煙花賠罪好嗎?” 一你說(shuō)的人間我全都試過(guò)了,我還是只喜歡你。 一一我會(huì )求她回頭,我會(huì )請她愛(ài)我。 極致冷靜,深度迷戀

  • 重生年代大院嬌媳美又颯

    春光滿(mǎn)園

    一朝穿越,云依成了與自己名字同音的‘戀愛(ài)腦’小可憐楚蕓一。 原主不僅被人算計了工作,還被人哄騙著(zhù)報了名,準備要下鄉。 無(wú)意間發(fā)現說(shuō)喜歡自己的人,竟然背著(zhù)她與別人私會(huì ),才明白原來(lái)一切都是他們的算計。 失魂落魄時(shí),又接到爺爺出事的消息,一時(shí)心灰意冷,香消玉損在了靈堂之上。 云依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,雷霆手段奪回工作,讓算計原主的一家人,成了人人喊打的過(guò)街老鼠。 還順手把看不上原主的娃娃親給退了,我呸,將來(lái)還不知道是誰(shuí)看不上誰(shuí)呢? 看著(zhù)無(wú)意間得來(lái)的金手指,她在心中感嘆:塞翁失馬焉知非福。 至于尋親? 還是順其自然吧,她可不想給自己找一堆祖宗回來(lái),孤女這身份就挺好。 第一次見(jiàn)面,被男人拋來(lái)的籃球砸出了鼻血...... 第二次見(jiàn)面,被人誤會(huì )是同伙,兩人默契合作,逃出生天........ 第....N次見(jiàn)面,差點(diǎn)成了男人的解藥,這都是什么孽緣......... 然一副雙面繡,讓大院里公認淡溥寡欲、不近女色的霍四少為她瘋、為她狂,為她哐哐撞大墻。 大院里的人誰(shuí)不說(shuō)一聲霍四少大義,卻不知他為家族犧牲也只是障眼法,為的就是能光明正大守在她身邊。 小女人靠在他肩上嬌聲委屈道:她們都不喜歡我,還說(shuō)我是狐貍精,耍了手段才勾引了你。 對那些傷害、算計過(guò)她的人,霍四少霸氣表示:零容忍。 用實(shí)際行動(dòng)讓她們‘啪啪’打臉。 她就是爺的逆鱗! 三世情緣寵妻狂魔上線(xiàn)!

  • 重生1983:從奪回家產(chǎn)開(kāi)始

    六月浩雪

    穿到1983年,陸家馨面對的開(kāi)局是,原主考高失利被拐,后媽面甜心黑,親爹純利己主義者。 地獄開(kāi)局的陸設計師決定:后媽做初一,她做十五!親爹不做人,她教他做人! 大學(xué)還要繼續上,聽(tīng)說(shuō)八十年代的港大含金量不錯,她揮揮衣袖,勇闖港圈金融圈。 大哥大,嗶嗶機,舞池里的凌凌漆! 太平山,淺水灣,維多利亞女大款!

  • 重生八零,最佳再婚

    笑寒煙

    ??前世,米小小剛安葬雙親,就被惡毒奶奶一碗迷藥糖水蛋,送到了堂姐夫床上,要給天生不孕的堂姐生孩子,之后又被堂姐賣(mài)進(jìn)了山溝溝一家三兄弟光棍做媳婦,活的生不如死。 ??她發(fā)誓,她要報仇。 ??半年后,老天長(cháng)眼,竟然讓她得到了世間珍寶空間神器,她也終于有機會(huì )把仇人一一消滅。 ??只是,她臟了,已經(jīng)配不上深?lèi)?ài)她的那個(gè)男人。 ??她羞于見(jiàn)他。 ??于是,大仇得報的米小小一閉眼,就跳了河。 ??沒(méi)想到,再睜眼,竟然重生在了一切還未開(kāi)始之前。 ??這一世,她力挽狂瀾,改變父母慘死的悲劇,然后虐渣,打怪,升級,再找那個(gè)男人重新談一段戀愛(ài)。 ??嚴君蔚臉黑,一伸手,壁咚小姑娘:就談戀愛(ài)?不想結婚? ??米小小訕笑:結婚,一定結婚。 ??一世一生一雙人,不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