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ywpbe"></th>

    <nav id="ywpbe"></nav>
    <optgroup id="ywpbe"></optgroup>
    <dd id="ywpbe"></dd>
    <tbody id="ywpbe"><pre id="ywpbe"></pre></tbody>
  1. <li id="ywpbe"><acronym id="ywpbe"></acronym></li>
    <th id="ywpbe"></th>
    <th id="ywpbe"></th><dd id="ywpbe"><pre id="ywpbe"></pre></dd>
    首頁 古代言情

    笛上春行錄

    展開

    笛上春行錄

    作者: 葉枕河 更新時間: 2023-10-06 01:07:33

    連載中 簽約 VIP 古代言情熱血江湖

    (家國天下苦,不妨礙情意深重!不虐不虐,簡介什么都是浮云)
    崖門海邊的千孔絕壁之上,她白袍烏血、手握卷刃地立在獵獵海風中,懷中還抱著一個稚幼的孩童,身后是火光烈烈、血染狂潮、伏尸千里的海面。
    而她的面前卻是曾經傾心以待之人,正擁握雄兵,寒甲鐵蹄,弩矢冷光地與她對峙。
    國破城覆,無以退路。
    她漾出最后一抹笑,對懷中孩童道:“公主可害怕?”孩童瞪著烏珠般的眸,流著淚卻固執搖搖頭?!昂?,這才是我趙家好兒女!”她垂眸笑著贊許。再抬頭,她依舊笑著,對崖那頭的男子道:“識君十三載,從此碧落黃泉后會無期!”話畢,她輕輕往后退,電光火石間只見千仞絕壁、驚濤堆雪中一片斑駁白影似冬風卷起的葉直接墜落,也刺痛他目眥欲裂的雙眼------

    正史都是用來鐫刻在丹青上一本正經教訓人的,野史才是活在口耳相傳、活色生香的話本子里撩動人心的。
    諸君要翻的便是一冊野史話本子,細數的便是宋元交替年間的兒女情長之悲喜,國破家亡之恨痛。宮城、江湖、權謀、暗殺、宗族、戰爭,野史里燴燉的是一口潤在唇舌間的津津之意,是不吐不快的快意恩仇。歡迎孩子們安心入坑,新手姐姐坑品優良,絕無半路棄坑的不良習慣!

    免費試讀 加入書架 去APP,免費暢讀

    最新章節

    作品互動區

    大大已收到0個禮物禮物寫的好棒,送個禮物~!

    • 99小說幣

      鮮花

    • 520小說幣

      咖啡

    • 1314小說幣

      鉆石

    • 6666小說幣

      豪車

    • 10000小說幣

      房子

    • 233小說幣

      刀片

    推薦票本周票數

    0

    還沒有收到推薦票,期待你的鼓勵

    投推薦票

    月票本月票數

    0

    還沒有收到月票,期待你的鼓勵

    投月票
    我的迷妹等級

    還沒人支持Ta·快來做第一人

    簽約

    葉枕河

    • 作品總數

      2

    • 累計字數

      133萬

    • 創作天數

      546

    其他作品

    • 只愁風斷青衣渡

      她望著寢室內那偌大的玫瑰花束,羨慕得眼冒鉆石,口吐珠玉:“誰的?老實招供!要不我拿出去分枝賣掉啦------” 可室友們都不吱聲,小眼神卻一致到出奇,滿是令她起雞皮疙瘩的稀奇曖昧。 “你們背著我干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了?”經濟學院冷美人努力讓自己的厲眼看起來殺傷力十足。 這時突然寢室樓下一陣喧嘩,有道悠揚的吉他SOLO響起,伴隨而來的是一個清音霖霖的朗潤聲音: “四二三室顧青衣,這是給你唱的歌!《為你寫詩》!哦,那束花我請店家分開包的,萬一你想賣掉它們,也方便些!” 從此經濟學院顧青衣的“冷美人財迷”形象深入人心。 一寸相思千萬緒,人間沒個安排處。 終暖處,入你懷。 少年們,也許你與愛情只差一束花的距離喲!

      加入書架

    更多迷妹總榜

    • 1

      閱文書友15162499557627673

      2,241,345 迷妹值

    • 2

      葉枕河

      373,601 迷妹值

    • 3

      阿花姐家

      369,431 迷妹值

    • 4

      持倉成本    CCCB

      338,472
    • 5

      天眼啟知天命

      68,317
    • 6

      吃西瓜的夏天

      25,903
    • 7

      天城野草

      20,865
    • 8

      胖虎22爺

      10,199
    • 9

      花兒臉

      8,589
    • 10

      宋西辭

      7,752

    同類推薦

    • 花戎原著小說:誤長生

      林家成

      在魏國賤民唯一一次前往上界,經受鑒鏡鑒相時,鑒鏡中出現了天地始成以來,傳說中才有的那只絕色傾城的獨鳳,所有人都在為魏相府的三小姐歡呼,樣貌平凡的我納悶地看著手,如果沒有看錯的話,在鑒鏡從我身上掃過的那一息間,鑒鏡中的鳳凰,與我做著同一個動作……

    • 媚婚之嫡女本色

      靈琲

      陌桑穿越了,穿越到歷史上沒有記載的時空,職場上向來混得風生水起的白領精英,在這里卻遇上讓她恨得咬牙切齒的克星,高冷男神——宮憫。

    • 洛九針

      希行

      陸三公子刻苦求學四年,學業有成即將平步青云 陸母深為兒子前程無量而開心,也為兒子的前程憂心 所以她決定毀掉那門不般配的婚約,將那個未婚妻趕出家門

    • 扶嬌

      玉清微霖

      人狠話不多丞相之女x淡定卻毒舌攝政王 【古言江湖武俠權謀 雙強雙潔1v1】 她,本是大梁殷氏國相獨女,錦衣玉食承歡父母膝下,一朝大梁政變,引得家破人亡,汲汲營營流落武林…… 父親慘死真相尚未得知,母親青天白日無緣失蹤,江湖風云涌動,各門派中明槍暗箭,她勤學武藝腹謀心機,終獲機緣重返上京。 兩袖金針翩然畫荷,高堂權謀她迎風直往,這一路結局將會如何,她苦尋一切,是否與那被皇室守護的麒麟木密不可分? 他,本是南夏尊貴無雙的攝政王,號得百萬軍士,問劍春城之間,策馬可斷萬里路,獨坐盞前亦如那蒼山云霧…… 他穿得一身花繡龍袍,孤身來了這大梁國都,勢要拿得那世間奇物麒麟木,夾竹劍斬開些許紛爭,他深知自己此行目的,可為何卻在與她對視之際迷了雙眼? 他揮劍毀去半壁萬年不化的海硯山冰雪,違背自己以往崇尚和平的心氣,直刺北遼新帝,救她危難之時…… 她動用禁術耗盡內力為他擋下前輩真氣,她撕下裙衣為他做了錦席,她走在那無邊無際的大山里,同他隱晦的訴說著心里聲音。 是對立也好,是救贖也罷,任世間黑白灰界限不清,風沙席卷塵埃掠過山川湖海,請相信,瓢潑暴雨中,總有人肯陪你走完這一程。

    • 青竹林外

      姜味的李李子

      青竹林外,真相披露。 孟晚在青竹林等了五年想要找回的真相,究竟在哪? 李牧帶她下山究竟為何?何夢來自何處?楊逍想要什么? 四個少年各有心事,他們去向何處……

    • 笛上春行錄

      葉枕河

      (家國天下苦,不妨礙情意深重!不虐不虐,簡介什么都是浮云) 崖門海邊的千孔絕壁之上,她白袍烏血、手握卷刃地立在獵獵海風中,懷中還抱著一個稚幼的孩童,身后是火光烈烈、血染狂潮、伏尸千里的海面。 而她的面前卻是曾經傾心以待之人,正擁握雄兵,寒甲鐵蹄,弩矢冷光地與她對峙。 國破城覆,無以退路。 她漾出最后一抹笑,對懷中孩童道:“公主可害怕?”孩童瞪著烏珠般的眸,流著淚卻固執搖搖頭?!昂?,這才是我趙家好兒女!”她垂眸笑著贊許。再抬頭,她依舊笑著,對崖那頭的男子道:“識君十三載,從此碧落黃泉后會無期!”話畢,她輕輕往后退,電光火石間只見千仞絕壁、驚濤堆雪中一片斑駁白影似冬風卷起的葉直接墜落,也刺痛他目眥欲裂的雙眼------ 正史都是用來鐫刻在丹青上一本正經教訓人的,野史才是活在口耳相傳、活色生香的話本子里撩動人心的。 諸君要翻的便是一冊野史話本子,細數的便是宋元交替年間的兒女情長之悲喜,國破家亡之恨痛。宮城、江湖、權謀、暗殺、宗族、戰爭,野史里燴燉的是一口潤在唇舌間的津津之意,是不吐不快的快意恩仇。歡迎孩子們安心入坑,新手姐姐坑品優良,絕無半路棄坑的不良習慣!

    • 全江湖都是我親戚

      唐妖TAYA

      為坐穩江湖第一的位置,廢柴元清給劍術第一池云暢下蠱,同生共死且共感。二人無奈攜手,尋寶破案。 神詛民死的背后是正義者的衛道,蛇妖蠕皮的原委是多情別離的哀歌、雷母化仙的真相是弒妻保己,更有刀魂作祟、無頭尸復活、大漠情斷、群童溺殺、鹿頭人獵殺等等。 可,馬甲總有掉的那天,元清摘下偽裝,將他踩入泥潭。 “你知道你就像一只高傲自大的狼,對任何事物都不屑一顧。如今卻只能收起利爪,像條狗一樣匍匐在我腳下,求我賞賜,難道不有趣嗎?只是現在,我不想要你了?!? 池云暢的眼神瞬間暴戾晦暗,招惹了他還想拋棄他? 他要同她生同衾、死同穴。 表面單純白花實際心機反派女主×前期恣意狼狗后期瘋批忠犬男主 純古代,沒有靈異玄幻。 …… 元清:“只有強大,才可以不讓自己的命運屈服于他人的意志之下,只有權力,才可以保護自己想保護的人,不讓他們受到傷害?!? 池云暢:“我的劍能護天下蒼生,亦能只護一人。從前我護蒼生,如今只護一個她?!? 蘇子昆:“情之一字太苦,我只求煮酒聽雨,逍遙于人世間?!? 秦將:“我只是一個刀客,能力太小,我只愿化作你的盾,守護一人足矣?!? 柳珂:“妾一生所求,無非是找一個安定之所,能容身罷了?!?/p>

    午夜福利院久久黄色,午夜福利院一区,午夜福利中文字幕,午夜妇女AAAA区片